唐木雕

补一下百粉点梗。

一日情人

又是一年一度的情人节。弟弟和男友开始浪漫的约会,而自己没有女友,也没有男友。走在街上,看见一对对的情侣或执手,或相拥。周围的一切显得他像个局外人,而他自己并没有这个自觉,还进入花店去买一枝玫瑰。

他电话响了,是弟弟的电话,他按下了接听键。

“兄长…大哥,我们有个聚会,你来么?”

“如果不嫌弃我,可以的。”

“不归酒吧,晚上九点,可以么?”

蓝曦臣同意了,“不见不散,”“哈哈哈,蓝湛,你没想到吧!魏婴…”电话被挂断。

8点50  蓝曦臣开了一路的导航终于找到了,还好没有迟到,他站在门口窥探门内的世界,五光十色。他发现一个同他一样的人,手里拿着棒棒糖。他和他可能一样,都不大应景。他与他目光相对,又移开。他未曾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,只一眼,心却移不开。

“你相信……一见钟情吗?”他在心里问自己。

“小矮子,你不给我糖,愣着干嘛!莫不是…”

“她是我妹妹,成美不要多想了。”

“你…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…订婚前拜访秦夫人私下对我说的,我也验出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。”

“小矮子,我陪你过!”

……

“大哥,等了好久吧!”

“没等多久。”

“走,我们进去,”魏无羡搂着蓝忘机的肩走进去,蓝忘机和蓝曦臣面露难色,迟疑对望。

“这…”

“魏婴,别胡闹!”

蓝曦臣突然还想见到那双眼睛,“忘机,我们也进去吧。”

“魏哥,你今天怎么舍得带你家蓝湛来这种地方。”

“我舍得,怎样?”

“成美,我们去找悯善。魏无羡,我和成美还有事,失陪了。”

他笑着眼中无丝毫笑意,看见蓝曦臣礼貌地笑了笑,眼中有着化不开冰雪。

蓝曦臣心莫名疼了一下,望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离去,仿佛在梦中也有过这样的场景。

蓝曦臣想不通,灌自己一杯酒。然后他在梦里看见那双眼睛欢喜,雀跃,也看到绝望,伤心,最后看到那双眼睛离自己越来越近。

清晨

蓝曦臣看到那双眼睛正在看自己,“早上好,你的头还疼吗?”

“我们……如果…我可以负责。”

“玫瑰给我,你别想逃开。”














双面情人

(桑瑶)

情人节的文(摇骰子)

1曦瑶(仙鹤曦和狐狸瑶)

2温瑶养成

3桑瑶真心假意

4曦瑶心理医生和患者

5恶友赌约

6曦瑶(落跑新郎曦和替嫁瑶)

3

“我不信,我不信…”聂怀桑抱着金光瑶的遗体跌在尚未融化的冰雪上,聂怀桑似乎怕金光瑶冷,将他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离地面。春雪不知不觉地落下,天灰蒙蒙的,雪似懂人的心事竟下出春雨的缠绵。

“下雪了,说好一起走到白头,你怎么就留下我一个人?你是不是一直都在骗我,”聂怀桑顿了顿,冷笑道:“反正我也骗了你,如今,两不相欠!”

聂怀桑记不起今天是什么日子,只记得与他的相遇。

“怀桑,你又输了,出门亲你看见的第一个人,无论男女。”

他亲上了他,后来又开玩笑似的说他喜欢他,一个年少轻狂,一个心怀叵测。

他需要一个有能力,又听话的情人;他需要一个能给他足够多的钱且不问去处的金主。

“我要回金家,我们还是分手做朋友,如何?”这是在他们一次交欢后,金光瑶带着略微沙哑的嗓音蛊惑着他的心,他同意了,金光瑶没想到他如此爽快,还得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分手费。

“你…怎么,我不值这么多钱。”

“这钱你寻处房子,买下来,等你回金家后,我们还是要一起的。”

“聂少爷,你这是要金屋藏娇吗?难道你不怕被你哥发现吗?”

“我既然如此做了,自然是不怕的。”

金光瑶起初回了金家,并不受待见,当时金家被温家打压,金光瑶潜入温家寻到温家的罪证,公开一夜间,温家名誉扫地,金家联合其他家族欲吞并温家,金光瑶被匆匆认回,周旋各家却毫无进展。

那一天,他看见平时蛊惑人心的小狐狸蜷在床上,感觉他好累,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真实的小狐狸,什么都没有,只有不安。

他和他的朋友都是各个家族的继承人,他帮着金光瑶周旋,竟得到了大哥的赞赏。

后来,金家与聂家的合同签署、撕毁,反复几次,最后还是定下来了。大哥、曦臣哥哥与他结为异姓兄弟。

有一天,大哥知晓了这件事,打了我一顿,我被禁闭家中。

后来,大哥车祸,意外身亡。

他以报恩的借口来帮助我控制局面,不料,他一时不慎,被我发现大哥车祸是他动了手脚。

他最近和原来一样,想来是没发现什么。

他们彼此客套,虚以委蛇,他觉得恶心,却发现既在恶心自己,也在恶心对方。

他利用曦臣哥哥,杀人诛心;二哥一直是他心中仰慕、不可企及的人。

他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是情人节,他还送了他一枝玫瑰。

终不似,少年游(上元番外)

@恶友本恶 

“三哥,你看曦臣哥哥在买什么!”

金光瑶顺着聂怀桑扇子所指的方向看去,是个卖胭脂水粉的摊子,笑道:“怀桑,你可知二哥平日里有对哪家仙子不同?”

“三哥莫不是想…”

“怀桑,我们都只是帮二哥转圜,真正决定在于二哥自己。好了,我们与二哥一同逛灯会吧。”

“曦臣哥哥,你在买什么,”聂怀桑用折扇敲打着手,“可愿与三哥和我一同赏灯?”

蓝曦臣连忙缩回手,脸红道:“买…胭脂,我们还是去赏灯吧。”

蓝曦臣见金光瑶未点朱砂,未着家纹袍的样子,不禁怔了一下,就不由自主地答了一句:“阿瑶,赏灯后我们去吃元宵,可好?”

“好,”金光瑶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,“不过二哥要等等愚弟。”金光瑶在摊上买了两盒朱砂并付了钱。

“曦臣哥,赏灯后我们去吃元宵,可好?”

“好。”

蓝曦臣站在窗边,盯着寒室院子里的灯,好久。

“我们吃完元宵就回…回去了,”孟瑶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改了口。

“我听说吃元宵以祈团团圆圆,但愿如此。”

“时间差不多了,二哥、怀桑,金光瑶告辞,”金光瑶行礼道。

“曦臣哥哥、三哥,那怀桑也告辞,”聂怀桑也行礼道。

蓝曦臣回礼,看着金光瑶的身影慢慢与灯火融在一起,转身离去。

“二哥!”

蓝曦臣转身看见金光瑶,相视一笑,相拥,执手同游上元,此时他们不是宗主,而是世间最平凡的夫妻。

“阿瑶,我们赏灯后去吃元宵,可好?”

“好。”

“阿瑶,我们赏灯后去吃元宵,可好?”

“兄长,厨房送来的元宵,”蓝忘机拿着食盒叩门。

蓝曦臣打开门,接过食盒,“忘机可吃了?”

“等下回静室与魏婴同食。”

“忘机莫要魏公子苦等。”

蓝忘机行礼道:“忘机告退。”

蓝曦臣回了礼,关好门,打开食盒,咬了一口,心想:“我吃了元宵,我们还能团圆吗?”他不知道,但他吃光了一碗元宵。

“不知不觉我们又走到这里了,泽芜君。”

“我们一起进去吃元宵,可好?”

“好,不过不愿与泽芜君再团圆,一别两宽,可好?”

“…好。”

“好…要红豆的…”

“老宗主,你说什么?”

“我们赏灯后去吃元宵,可好?”

“好!”

回首

暮年瑶

檐上的雪融化,滴落,凝固,只留下一点水渍,最后消失,金光瑶盯了好久:“春天要来了,今天是什么日子啊?”

“回禀老宗主,今日是立春。”

“你让金凌把给蓝家的节礼送去,再替我送一份请柬给二…泽芜君,约他上元同游。”

“泽芜君去了,您不记得了吗?”

“是啊,二哥去了,十月初八去的,我记得…十月初八也是二哥的生辰。”

“我也记得那年我与二哥、怀桑上元同游,二哥给我买了一盒朱砂,”金光瑶从袖中取去一个花纹已被摩挲褪尽的盒子,“就是这个,”金光瑶笑得像个孩子。

“他还给我送了四季图,怀桑想要,我画了个假的给他,哈哈哈!”

“可惜我与二哥结发时,用彼此头发做的同心结被我后来烧了,不然我还能有个念想,总觉得他还在…”

“我记得第一次见二哥时,我还是孟瑶,二哥被温家追杀,那时我与他同住,他连衣服都不会洗,把衣服给洗破了,”金光瑶顿了顿,“他洗破的衣服都是我补的,没洗的衣服都是我洗的,后来结义,结亲,被他封入棺中,出来后。我们还是在云萍城时最好,他不是泽芜君,我也不是敛芳尊,后来我们交好,总觉得隔了什么,我以为是地位,就一步一步地走上与他并肩的位置,反而更远了。我给的真心交织着谎言与欺骗,二哥他给的真心太迟。”

“怀桑,于我是知己,恨生原是一把匕首叫青云,原是怀桑的。”

金光瑶怔了怔,道了句“好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怀桑问我能与他再下盘棋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老宗主!老宗主!”

立春逃猜活动文,这崽我认回来了,有9个小可爱抓住我了,我抽的幸运小可爱是@恶友本恶 快去点cp吧。

关于逃猜奖品

逃猜点cp你们选,猜中10个抽3个,10个以下抽1个。

1曦瑶

2温瑶

3澄瑶

4湛瑶

5恶友

6桑瑶

7加更2章

你们选,评论区见。

第十九章 横生

“宗主,这人…怕是救不活了。”

“我要他活,否则…”

那人躺在床上,胸口被刺穿,又断了一臂,血迹已经发黑。

“那…那人去了,”医生颤抖地说完,闭着眼准备接受最后的结果。

清河聂氏

“吾名聂安,字复之,愿以身为媒,恭迎敛芳尊归来,以求聂家覆灭!”

“我…刚刚不是在…”

金光瑶只迷茫了一瞬,冷笑道:“我回来了。”

金光瑶运转了一圈自己的灵力,虽不如原来却胜在根基稳固。金光瑶连忙请理地上的阵法,边思索如何应对。金光瑶闻出屋内有淡淡的药香,就将割伤处用纱布遮掩,躺在床上装病。其实他头有些痛,可能是这三年来魂魄有破损。

“复儿!”一老者在金光瑶居住的院子里喊道,见无人应,闯门而入,一见到金光瑶眼睛瞬间红了,“复儿,你的头,疼吗?”

老者正在给“复儿”的头上药,“不…不疼,”金光瑶哽咽了,之前跟他说这句话的人不在了,也没人跟他说了。

“这些年你与你母亲…”顿了顿,“都过去了,不提了。”

金光瑶不知老者是何身份,只得装作委屈的样子,瞄了他的衣袍家纹心知其人在聂家地位不凡,隐约感觉其修为和原来的自己不相上下。

门外

一人行礼道:“大长老,宗主请您去书房议事。”

老者沉默了一会儿,眼中晦暗不明道:“复儿,叔公去去就回,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出去。”







抓住我,有惊喜

all瑶all大逃猜:

微风轻拂

野猫逃窜

廖静无声

通缉犯正逍遥法外

侦探们,准备好了吗。

我是本次行动的法官,本次行动共有十八位犯人,他们将分为三组进行作案。各位侦探们可根据他们的作案风格猜出他们的真实身份,每位侦探对每个犯人仅有一次竞猜机会猜中的侦探,将获得礼物,来自忏悔的犯人

下面是通缉名单,请各位侦探注意。

@写打油诗的聂没头 

@鹿宁晞 

@鲤鱼十七八 

@叶辰 

@Xuuuuli 

@山有嘉肴kylin 

@是教长不是教主 

@南星寄 

@顔夜 

@君兮 

@古岚薰 

@徐景添 

@菅木千梗 

@暮凡 

@唐木雕 

@苏秦 

@喜欢生子文有错吗 

@泠雅